二壮、

日常沙雕

竟然真的有!

陪我妹看汪汪队忽然就喜欢上了,来lofter一搜竟然有这个标签!(激动的反复横跳

完了完了我想放飞自我了

论一个仙风道骨的武当收了一个风(chou)流(bu)倜(yao)傥(lian)的华山女徒弟之后

*武华bg向
*真实存在的事情
*这章高甜!高甜!高甜!
(三)

       大家好,我是一名武当男弟子,是位25岁的大叔。就在刚才,我跟我徒弟告别之后,整整一天,是的,整整一天,我们再也没有说过话了。
       啥情况啊?咋回事啊?徒弟不应该问师傅些问题么?她咋不鸟我了啊?我的说话方式应该没问题吧,嗯,一定没问题。
       然而,一天之后,她还是没有和我说话。不行不行,不能这样下去了,这样下去我这第一个徒弟就得丢了。于是,在晚上,我拉了徒弟进队,想着一起打副本。
       我徒弟进了队之后,疑惑的问我:“师傅,咋了?”
       天!她她她又叫了我声师傅!这徒弟没丢!于是,我按压下心中的小激动,镇(gao)定(leng)的对她说:“我见你在线,就把你拉来了,任务没做的话一起做吧。”
       徒弟她激动的对我说:“我天,师傅,你竟然还记得我,感动ing。”
       ……excuse me?徒弟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?
       我立马说:“我怎么可能把你忘了,你可是我第一个徒弟。”
       “看你这么高冷完全有可能。”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她说我高冷?我高冷?我,我我我,没有啊?她可能真的误会了什么……
       于是,为了不让她误会我,我做出了第三个错误的决定。
    “你的每条消息我都回复了啊,而且都在仔细斟酌后回复,都在第一时间回复啊。”
      诶,为啥我徒弟沉默了?沉默就沉默,为啥之后还噗的一声笑了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 大家好我是一名华山女弟子,我本来以为我师傅是个高冷的道长,然而在我听到我师傅对我说:“你的每条消息我都回复了啊,而且都在仔细斟酌后回复,都在第一时间回复啊。”之后,我才发现,我师傅可能没有情商这个东西。
       但是看他给我说这句话时慌乱的样子,还真是……有点犯着傻气……有点可爱呢……我不禁笑出了声,慢慢朝一脸茫然的他走去。

  大家好我是一名武当男弟子。在我跟我徒弟解释完之后……诶,等等,她为什么冲我走过来了,难道要打我?我又做错了什么?我闭住眼,等待着拳头的降临。徒弟看着挺柔弱的打人应该不疼吧。
       然而,意想中的拳头并没有来临,我被一双纤细的胳膊环住,我睁开眼,发现徒弟在抱着我。
       天呐,好近,我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。我看着她,睫毛微微颤动,乖巧的像只小白兔一样。
  她抬头,对上我的目光,缓缓说:“抱住我。”我好像被蛊惑了一般,抱住她,渐渐抱紧。
        “师傅,以后还像现在这么坦率就好了呢……”
       什么嘛……这不挺可爱的么……
       我拥着那纤细的身体,力道又大几分。
      “好,都依你。”

论一个仙风道骨的武当收了一个风(chou)流(bu)倜(yao)傥(lian)的华山女徒弟之后

*武华bg向
*真实存在的事情
(二)
     大家好,我是一名华山的女弟子,是个15岁的小萝莉,就在刚刚,我拜了一个武当的小哥哥当师傅,然而这位小哥哥挂着“随缘收徒”,我觉得我“泡师傅之路”还很漫长……
        这位武当小哥哥收了我之后,我立马就很乖巧的叫了声:师傅。之后,过了一会 师傅回了我一句,不,是一个字:“嗯。”
        ……what?这也太冷淡了吧,不是小哥哥你知不知道这样子容易把气氛搞僵的好不好?
       嗯,很好。我的师傅很好的掐灭了他的徒弟想泡他的欲望。
       过了几分钟,气氛仍然很尴尬,我隐约听见自己的肚子在叫,于是借此机会就对我师傅说:“师傅,我要去吃饭了,灰灰。”
       我师傅也立刻很平淡的回复了我:“嗯,好。吃饭去吧。”
      噢,我懂了,原来我师傅,是个高冷的道长。这确实是,跟华山的气候没啥区别。
   
       大家好我是一名武当的弟子,是为25岁的大叔。就在刚刚,我收了我第一个徒弟,是个华山的女孩子。在我收了他之后,听见她很乖巧的对我叫了声“师傅”之后……
  听见了么!听见了么!他叫我师傅了!人生中第一次被人叫师傅!我,我我我,为什么会心脏砰砰的跳,手心竟然开始出汗。完了,我该怎么回复他,先,先装个正经道长师傅再说。
      于是,我开始了我第一个错误的决定,我回复了她一个字:“嗯。”
      诶,不应该这样么?这样子不是很道长么?这样子不是才有个师傅的样子么?可是为啥徒弟她不理我了?
       啥情况啊?咋回事啊?
       在我持续懵逼了几分钟后,我徒弟接着给我发了一条信息:“师傅,我先去吃饭了,灰灰。”
        看见“师傅”二字,我的心脏无疑接受了一记暴击。于是,我又开始慌了。该咋给他说啊?嗯,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,先以长辈语气回复他吧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,我经过深思熟虑之后,做出了第二个错误的决定。我立刻回复了她一句:“嗯,好。吃饭去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然后 然后,她应该是去吃饭了吧,不是不理我了吧,一定是这样吧,呵呵呵……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大家好,我是一名华山女弟子,是个15岁小萝莉。就在刚刚,我跟我那个高冷师傅告别,他之后就去吃饭。吃饭时我不禁问同门师姐:“师姐,武当的男孩子都跟个大冰块子一样嘛?”
  师姐听了一愣,之后“噗”的笑了,然后打趣的对我说:“不是呢,你把他们外面那层冰融化开,里面能烫到你呢。”我听完呵呵一笑,恐怕我还没感觉到热就被冻死了。
       等等,难道是我打招呼的方式不正确?
        就这样,我整整一天,怀着“一定是自己错误的打招呼方式”的思想,没敢再跟我师傅说一句话了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
     

一个仙风道骨的武当收了一个风(chou)流(bu)倜(yao)傥(lian)的华山女徒弟之后

*武华bg向
*真实存在的事情
(一)
      大家好,我是一个华山女弟子,长得像18岁的成女实际年龄是一个15岁的小萝莉。
        众所周知,我们华山欠了武当好多好多钱,武当也是几乎每日都冒着被冻死的风险上山讨债,我们华山的师兄师姐们也为了蔡师兄的生活过得更好些,天天去玲珑坊找他谈(piao)心(chang),也许这就是真爱吧。我这样想着。
       现在,我已经能拜师了,看着收徒列表,我毫不犹豫的把那些要收徒的武当小哥哥都点了次申请。作为一个华山,如果没有一颗想泡武当的心,那肯定是一个假华山。
       在我把几乎所有要收徒的武当都点了遍申请之后,终于有一个武当小哥哥同意了我,我一看,woc,那不是收徒宣言写着“随缘收徒”那个么,这一看就属于那种收了徒弟就不管的师傅啊,这要怎么泡?
     
   大家好,我是一个武当的男弟子,长得像是18岁的白豆腐,实际上我已经是25岁的大叔了。
        众所周知,华山欠了我们好多钱,我们的师兄不但要不顾被冻死的风险去华山讨债,还要考虑怎样把在玲珑坊陪(mai)酒(se)的蔡师兄赎回来,顺便帮华山抓几个不务正业去玲珑坊玩耍的人,也许这就是真爱吧,我这样想着。
        现在,我已经到了能收徒的等级,我在收徒界面挂了一个收徒信息,写着:随缘收徒。好吧,其实我内心是想找一些小姐姐当徒弟的。作为一个武当,不找几个小姐姐当徒弟,岂不是辜负了自己的这副皮囊。我这样想着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我一直在等小姐姐找我拜师,可是我等啊等,为毛线一直是一堆糙汉子找我?我可不像我师兄们那样gay里gay气的,我是正宗的直男(癌晚期)。在我拒绝了一堆糙汉子的拜师请求后,我终于看到了一个妹子找我拜师,毫不犹豫的点了接受之后,一看,才发现是一个华山的小姐姐。华山小姐姐虽然没有云梦小姐姐一样温柔动人,也没有暗香小姐姐身材好,但是长得也是算俏丽动人的了,最起码比起那些糙汉子还是小姐姐好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今天也是适合泡华山/武当的日子呢~

    

【备香】寻觅(七)


   气氛就这样一直僵持着。
        刘备首先打破了沉默“你能告诉我,这条手链是你的么?”刘备把玩着手里的项链

   “还给我!”孙尚香抢了过来,却被刘备连人带物一起“抢”了过来。
  孙尚香看向刘备,发现他的眼睛里有着些许期待。
  “是本小姐的,怎么,一条普通上面不过多了几个翡翠珠子的手链,也能入国君的眼?”
       “真的是你!你还记得在我们小时候,在吴国边境的相遇么?这条手链是我自己串成送给你的,还记得么?”刘备问着,激动之情难以言喻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,你,你是那个卖草鞋的小男孩??”孙尚香看着他,“可,你,为什么不说你是蜀国国君?”
       “不是,阿香,那时候我是国君还用出去卖草鞋么?”刘备笑了,把孙尚香紧紧的抱在怀里。
       “你知道么,从我当上国君之后,就一直没有停下寻找你的脚步,我频繁进出吴国,导致他们以为我是要搞什么手段,最后你哥哥把你许配给了我。我以为我负了你,谁知”刘备缓缓说道,
        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”
        孙尚香眼睛里已经浸满了泪水,抱紧了刘备,一字一顿的说道,
       “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”
        刘备把孙尚香放到床上,“刘备,你干……”孙尚香还没说完,就被刘备的嘴堵住了,刘备一边攻占女子那柔软馨香的领地,一边轻轻解开孙尚香的衣物,一吻毕,只见身下人儿满脸俏红 。
        “香香,你愿意做我刘玄德的妻子么?”刘备暗哑的问道,孙尚香眼神迷离,便轻轻的应了一声。
        轻薄的帐曼慢慢放下,室内的气氛逐渐升温,偶尔会有一两声女子的娇喘,只是那里面蕴含着无数的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终】

开假车啦⊙ω⊙

【备香】寻觅(七)


   气氛就这样一直僵持着。
        刘备首先打破了沉默“你能告诉我,这条手链是你的么?”刘备把玩着手里的项链

   “还给我!”孙尚香抢了过来,却被刘备连人带物一起“抢”了过来。
  孙尚香看向刘备,发现他的眼睛里有着些许期待。
  “是本小姐的,怎么,一条普通上面不过多了几个翡翠珠子的手链,也能入国君的眼?”
       “真的是你!你还记得在我们小时候,在吴国边境的相遇么?这条手链是我自己串成送给你的,还记得么?”刘备问着,激动之情难以言喻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,你,你是那个卖草鞋的小男孩??”孙尚香看着他,“可,你,为什么不说你是蜀国国君?”
       “不是,阿香,那时候我是国君还用出去卖草鞋么?”刘备笑了,把孙尚香紧紧的抱在怀里。
       “你知道么,从我当上国君之后,就一直没有停下寻找你的脚步,我频繁进出吴国,导致他们以为我是要搞什么手段,最后你哥哥把你许配给了我。我以为我负了你,谁知”刘备缓缓说道,
        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”
        孙尚香眼睛里已经浸满了泪水,抱紧了刘备,一字一顿的说道,
       “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”
        刘备把孙尚香放到床上,“刘备,你干……”孙尚香还没说完,就被刘备的嘴堵住了,刘备一边攻占女子那柔软馨香的领地,一边轻轻解开孙尚香的衣物,一吻毕,只见身下人儿满脸俏红 。
        “香香,你愿意做我刘玄德的妻子么?”刘备暗哑的问道,孙尚香眼神迷离,便轻轻的应了一声。
        轻薄的帐曼慢慢放下,室内的气氛逐渐升温,偶尔会有一两声女子的娇喘,只是那里面蕴含着无数的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终】

开假车啦⊙ω⊙

【备香】寻觅(六)


       “呼,终于走出来了。”孙尚香呼吸了口新鲜的空气,笑了。恩,接下来,先要好好的吃一顿。
       “小二,包一间客房,然后把你们这的好吃的都给本小姐端上来!”孙尚香走进一家酒楼,叫到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嘞!”小二笑嘻嘻的走进厨房,这回又能大赚一笔了。
       不一会,桌上就摆满了丰富的菜肴。
       恩,味道不错,孙尚香一边吃一边想。
       “客官,您看,这饭也吃的差不多了,是不是该……”小二在酒足饭饱的孙尚香旁边微微提醒。
   孙尚香才想起来,她不是吴国公主,也不是什么夫人,她现在是个普通人。
       “行,你等等……”孙尚香从包裹里翻找着钱袋,却发现,她好像走的太急,没带钱。
       “那个,我好像没带钱”孙尚香不好意思的说,看见店小二由晴转阴的脸后,立马说:“你等等,我找找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。”
       但她真的什么值钱的都没带,玉佩呀吊坠呀什么的她嫌沉重繁琐。
       “姑娘,我刚才可都看见你袋子里有钏手链,上面可都是翡翠呢,看那绿的色泽,就知道价值不菲。”小二贪婪的说,“您哪怕取下来一颗……”“不行!”孙尚香立马打断了小二,“除了这个什么都行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哼,敬酒不吃吃罚酒,那只有……”突然,一个重物打在了店小二的头上,“谁呀,没长……”他正欲骂出口,就看见刘备那张阴沉的脸,立马止住了话。
       “里面的钱都给你,够不够。”店小二打开钱袋,全是白花花的银子,立马笑得合不住嘴,一边应和着“好”一边走了出去。
       于是屋子里只有刘备和孙尚香两个人。

下一话就要完结了✧٩(ˊωˋ*)و✧
话说大家想要开车么(〃ノωノ)
      

【备香】寻觅(六)


       “呼,终于走出来了。”孙尚香呼吸了口新鲜的空气,笑了。恩,接下来,先要好好的吃一顿。
       “小二,包一间客房,然后把你们这的好吃的都给本小姐端上来!”孙尚香走进一家酒楼,叫到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嘞!”小二笑嘻嘻的走进厨房,这回又能大赚一笔了。
       不一会,桌上就摆满了丰富的菜肴。
       恩,味道不错,孙尚香一边吃一边想。
       “客官,您看,这饭也吃的差不多了,是不是该……”小二在酒足饭饱的孙尚香旁边微微提醒。
   孙尚香才想起来,她不是吴国公主,也不是什么夫人,她现在是个普通人。
       “行,你等等……”孙尚香从包裹里翻找着钱袋,却发现,她好像走的太急,没带钱。
       “那个,我好像没带钱”孙尚香不好意思的说,看见店小二由晴转阴的脸后,立马说:“你等等,我找找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。”
       但她真的什么值钱的都没带,玉佩呀吊坠呀什么的她嫌沉重繁琐。
       “姑娘,我刚才可都看见你袋子里有钏手链,上面可都是翡翠呢,看那绿的色泽,就知道价值不菲。”小二贪婪的说,“您哪怕取下来一颗……”“不行!”孙尚香立马打断了小二,“除了这个什么都行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哼,敬酒不吃吃罚酒,那只有……”突然,一个重物打在了店小二的头上,“谁呀,没长……”他正欲骂出口,就看见刘备那张阴沉的脸,立马止住了话。
       “里面的钱都给你,够不够。”店小二打开钱袋,全是白花花的银子,立马笑得合不住嘴,一边应和着“好”一边走了出去。
       于是屋子里只有刘备和孙尚香两个人。
      

下一章大结局哦✧٩(ˊωˋ*)و✧
话说大家想要开车么(〃ノωノ)

【备香】新年小贺文

今天是新年(›´ω`‹ )
给大家发点糖~( ̄▽ ̄~)~
祝大家新年快乐(。ò ∀ ó。)
    
   
      “刘玄德,你看!”孙尚香兴奋的走在大街上,把玩着街市上的玩意,身后的刘备提着手里的大包小包跟在自家媳妇身后。这时,孙尚香正在看着一对情侣项链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项链啊,刘备仔细看了看那两条项链,嘛,还挺好看的。
       “好不好看?”只见孙尚香已经把其中一条项链系在了脖子上,“恩,媳妇戴什么都好看。”随手递给了摊主钱,然后轻轻啄了一口孙尚香的脸蛋。
        “恩,你要带上么”孙尚香俏脸通红,问着刘备。
       “回家再说,香香,我饿了。”刘备笑盈盈的揽住孙尚香,向着他们家走去。
       回到家,刘备坐在卧室里,对孙尚香说:“香香,帮我戴上项链吧。”
  “恩”孙尚香拿着项链,跨坐在刘备身上,轻轻把项链带在刘备的脖子上,刚刚带好,刘备就搂住了孙尚香,“松手啦,你不是饿了么,我去给你做饭。”孙尚香抬头,对上刘备充满着欲火的眼睛,正欲推开,谁知刘备却扑倒了孙尚香,
       “香香,我不吃饭,想吃你。”

其实我在写他们的同时也在虐自己Ծ^Ծ(汪汪汪)

【备香】新年小贺文

今天是新年(›´ω`‹ )
给大家发点糖~( ̄▽ ̄~)~
祝大家新年快乐(。ò ∀ ó。)
    
   
      “刘玄德,你看!”孙尚香兴奋的走在大街上,把玩着街市上的玩意,身后的刘备提着手里的大包小包跟在自家媳妇身后。这时,孙尚香正在看着一对情侣项链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项链啊,刘备仔细看了看那两条项链,嘛,还挺好看的。
       “好不好看?”只见孙尚香已经把其中一条项链系在了脖子上,“恩,媳妇戴什么都好看。”随手递给了摊主钱,然后轻轻啄了一口孙尚香的脸蛋。
        “恩,你要带上么”孙尚香俏脸通红,问着刘备。
       “回家再说,香香,我饿了。”刘备笑盈盈的揽住孙尚香,向着他们家走去。
       回到家,刘备坐在卧室里,对孙尚香说:“香香,帮我戴上项链吧。”
  “恩”孙尚香拿着项链,跨坐在刘备身上,轻轻把项链带在刘备的脖子上,刚刚带好,刘备就搂住了孙尚香,“松手啦,你不是饿了么,我去给你做饭。”孙尚香抬头,对上刘备充满着欲火的眼睛,正欲推开,谁知刘备却扑倒了孙尚香,
       “香香,我不吃饭,想吃你。”

其实我在写他们的同时也在虐自己Ծ^Ծ(汪汪汪)